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麻将 > "十四岁。" 秋仪不敢随便出门 正文

"十四岁。" 秋仪不敢随便出门

来源:天一论坛 编辑:砼工程施工记录 时间:2019-10-08 05:45

  秋仪不敢随便出门,十四岁无所事事的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是睡觉。白天一个人睡,十四岁夜里陪老浦睡。在喜红楼的岁岁月月很飘逸地一闪而过,如今秋仪身份不明,她想以后依托的也许还是男人,也许只是她多年积攒下来的那包金银细软。秋仪坐在床上,把那些戒指和镯子之类的东西摆满了一床,她估量着它们各自的价值,这些金器就足够养她五六年了,秋仪对此感到满意。有一只镯子上镌着龙凤图案,秋仪最喜欢,她把手镯套上腕子,这时候她突然想到小萼,小萼也有这样一只龙凤镯,但是小萼临去时一无所有,秋仪无法想像小萼将来的生活,女人一旦没有钱财就只能依赖男人,但是男人却不是可靠的。

卡车经过北门的时候放慢了速度。秋仪当时的手心沁出了许多冷汗,十四岁她用力握了握小萼的手指,十四岁纵身一跃,跳出了卡车,小萼看见秋仪的身体在城门砖墙上蹭了一下,又弹回到地上。事情发生得猝不及防,车上响起一片尖叫声。小萼惊呆了,紧接着的反应就是去抓年轻军官的手,别开枪,放了她吧。小萼这样喊着,看见秋仪很快从地上爬起来,她把高跟鞋踢掉了,光着双脚,一手撩起旗袍角飞跑,秋仪跑得很快,眨眼工夫就跑出城门洞消失不见了,年轻军官朝天放了一次空抢,小萼听见他用山东话骂了一句不堪入耳的脏话:操不死的臭婊子。1950年暮春,十四岁小萼来到了位于山洼里的劳动训练营。这也是小萼离开家乡横山镇后涉足的第二个地方。训练营是几排红瓦白墙的平房。周围有几株桃树。当她们抵达的时候,十四岁粉红色的桃花开得正好,也就是这些桃花使小萼感到了一丝温暖的气息,在桃树前她终于止住了啜泣。

  

四面都是平缓逶迤的山坡,十四岁有一条土路通往山外,十四岁开阔地上没有铁丝网,但是路口矗立着一座高高的哨楼,士兵就站在哨楼上了望营房的动静,瑞凤一来就告诉别人,她以前来过这里,那会儿是日本兵的营房,小萼说,你来这里来什么?瑞凤咬着指甲说,陪他们睡觉呀,我能干啥?宿舍里没有床,十四岁只有一条用砖砌成的大统铺,十四岁军官命令妓女们自由选择。六个人睡一条铺。瑞凤对小萼说,我门挨着睡吧,小萼坐在铺上,看着土墙上斑驳的水渍和蜘蛛网,半晌说不出话。她想起秋仪,秋仪不知,逃到哪里去了,如果她在身边,小萼的心情也许会好得多。这些年来秋仪在感情上已经成为小萼的主心骨,什么事情她都依赖秋仪,秋议不在她就更加心慌。在训练营的第一夜,十四岁妓女们夜不成寐。铺上有许多跳蚤和虱子,十四岁墙涧里的老鼠不时地跳上妓女们的脸,宿舍里的尖叫和咒骂声响成一片。瑞凤说,这他妈哪里是人呆的地方?有人接茬说,本来就没把你当人看,没有一枪崩了就算便宜你了,瑞风又说,让我们来干什么,陪人睡觉吗?妓女们笑起来,都说瑞凤糊涂透顶。半夜里有人对巡夜的哨兵喊,睡不着呀,给一片安眠药吧!哨兵离得远远地站着,他恶声恶气他说,让你们闹,明天就让你们干活去。你们以为上这儿来享福吗,让你门来是劳动改造脱胎换骨的。睡不着?睡不着就别睡!

  

十四岁改造是什么意思?瑞凤问小萼。我不懂。小萼摇了摇头,十四岁我也不想弄懂。

  

什么意思?就是不让你卖了。有个妓女嘻嘻地笑着说。让你做工,十四岁让你忘掉男人,以后再也不敢去拉客。

到了凌晨时候,十四岁小萼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十四岁这期间她连续做了好几个恶梦。直到后来妓女们一个个地坐到尿桶上去,那些声音扳铸惊醒厂。小萼的身体非常疲乏,好像散了架。她靠在墙上,侧脸看着窗外。一株桃花的枝条斜陈窗前,枝上的桃花蕊里还凝结着露珠。小萼就伸出手去摘那些桃花,这时候她听见从哨楼那里传来了一阵号声,小萼打了个冷颤。她清醒地意识到一种新的陌生的主活已经开始了。朱芸没说话,十四岁朱芸用力拍打着床单,十四岁一些水珠溅到了杨泊的脸上,杨泊敏捷地朝旁边跳了一步,他看见朱芸的手垂搭在晾衣绳上,疲沓无力,手背上长满了紫红色的冻疮,杨泊觉得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丑陋的女人的手。

这里人多眼杂,十四岁去屋里谈吧。你还有脸进我家的门?朱芸在床单那边低声说,十四岁她的嗓音听上去像是哭坏的,十四岁沙哑而含糊,我还没跟家里人说这事。我跟他们说暂时回家住两天,说你在给公司写总结。

迟早要说的,十四岁不如现在就对他们说清楚。我怕你会被我的三个兄弟揍扁,十四岁你知道他们的脾性。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1370s , 7345.65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十四岁。" 秋仪不敢随便出门,天一论坛??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