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松柏园 > "妈妈!"憾憾还没有进屋,就这么喊了一声,是怕我难堪,提醒我吧?我连忙离开她的书桌。我没有告诉她我是否看过了信。她什么也没有问,我什么也没说。 在古典小说中是一种创造 正文

"妈妈!"憾憾还没有进屋,就这么喊了一声,是怕我难堪,提醒我吧?我连忙离开她的书桌。我没有告诉她我是否看过了信。她什么也没有问,我什么也没说。 在古典小说中是一种创造

来源:天一论坛 编辑:制卡 时间:2019-10-08 22:01

  创性的是女性视角、妈妈憾憾还没有进屋,忙离开她的么也没说采用第一人称限制叙事方式、妈妈憾憾还没有进屋,忙离开她的么也没说叙述倒装手法,这三者结合,在古典小说中是一种创造,特别值得我们加以珍视与研究。陈平原着《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指出:“作为故事的记录者与新世界的观察者而出现的‘我’,在中国古代文言小说中并不罕见。中国古代小说缺的是由‘我’讲述‘我’自己的故事,而这正是第一人称叙事的关键及其魅力所在。”(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77页)他还指出,中国读者不习惯第一人称叙事方法,并把倒装叙述手法,“从一开始就被认定为西洋小说手法”。由此可见,《痴婆子传》的叙事艺术成就,超前地具有了现代小说艺术的特点,更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魅力。《痴婆子传》作者为何人,尚不得而知,作者是男性还是女性,更待考证。作者对女性心理的细致刻画、对性欲求的深层探索,可与《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相比肩。《素娥篇》当刊印在万历四十年(1612)至天启二年(1622)这十年间,大约在现存《金瓶梅词话》刊印的前后

《金瓶梅》的作者以塑造人物为中心,就这么喊重视人物性格的刻画,就这么喊写出了人物性格内部复杂图景,在典型塑造上表现出由类型化向性格化转变的新趋向,把古代小说发展推向了一个新阶段。兰陵笑笑生以如椽之笔重点描绘了众多女性形象,宋惠莲仅是其中的一个次要人物。但是,她却同样是一位具有复杂性格的女性形象,显示了作者的艺术才能,值得读者注目与研究。宋惠莲从出场到受辱上吊自杀,按小说文本的展示,仅仅半年时光。从第二十二回起到第二十六回止,仅有五回文字描绘到她的行为与性格。她就像一颗流星,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来时带着那么多的渴望、幻梦与希冀,去时又带着那么多的辛酸、悲愤与失望。作品设置使她来去匆匆,但她却留下了震惊人心的余响。一声,是怕有问,我《金瓶梅》读法新编(1)

  

我难堪,提《金瓶梅》读法新编(2)《金瓶梅》刊印本共有三种系统,醒我吧我连实现了由原创稿本到文本与评点的结合,醒我吧我连艰难地传播,通过读者而存在,生命不息,魅力无穷。《金瓶梅》先有抄本流传,在北京、麻城、诸城、金坛、苏州等地传抄。约经二三十年的传抄后始有刊本。《新刻金瓶梅词话》(简称词话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简称崇祯本或绣像本)、《张竹坡批评第一奇书金瓶梅》(简称张评本)为明清时期的三种版本系统。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对《金瓶梅》版本的研究,对张竹坡与《金瓶梅》张评本的研究取得的成果更丰富、产生的影响更大,所以先谈谈张评本系统。书桌我没《金瓶梅》三种版本系统(1)

  

告诉她我《金瓶梅》三种版本系统(2)《金瓶梅》是我国小说史上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白话小说,否看过了信共一百回,否看过了信约九十万字,写了七百多个人物,形象生动完整的人物也有三十多个。小说开头几回,借《水浒传》中武松杀潘金莲一段故事作引子,展开故事情节,表面是宋代的故事,实际上写明代的生活。《金瓶梅》成功地塑造了西门庆、潘金莲、李瓶儿、宋惠莲、应伯爵等典型形象。西门庆一生,由破落到暴发到升官。他奸占潘金莲,并吞了寡妇孟玉楼的财产,骗娶了李瓶儿。勾结官府,强取豪夺。西门庆与朝臣杨戬的党羽陈洪结亲。杨戬、陈洪被参问罪后,又拉上太师蔡京的关系,攀附上更为强硬的靠山,升官当上理刑副千户。西门庆除行贿受贿外,还放高利贷,开典当铺、绸缎铺、绒线铺,向官府制取盐引,贩盐谋利。西门庆是一个具有复杂思想感情的活生生的富商、官吏的形象。潘金莲是裁缝潘裁的女儿,很小就被卖到王招宣府当奴婢,后又被转卖到张大户家做妾。在张大户家被赶出后,嫁与武大为妻。后被西门庆勾引霸占为妾,开始走上堕落道路。潘金莲是个受害者又是个害人者,是没落的封建制度的产儿。《金瓶梅》着力描写了西门庆家庭内部妻妾之间的争宠斗妍,但这种描写不是孤立的。它不但直接描写了朝廷内部的矛盾斗争,而且把西门之家和官府、朝廷的上下勾结连缀描写,暴露了明代官场的黑暗,政治的腐朽。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西门庆家庭是明王朝的缩影。《金瓶梅》作者的观察力、感受力是第一流的。作者打破了好就是绝对的好、坏就是绝对的坏,这种黑白两色观察角度,能多侧面多层次地观察。小说表层上描绘丑、描写情欲,却反映了深层的变态的爱、变态的心理、扭曲的性格,从而创造了艺术美。

  

《金瓶梅》是一部奇书、她什么也没哀书(1)

《金瓶梅》是一部奇书、妈妈憾憾还没有进屋,忙离开她的么也没说哀书(2)射了明嘉靖时后府都督佥事(协理锦衣事)佞臣陆炳。这种看法仅供考察作者创作政治背景的参考。李瓶儿是西门庆第六房宠妾,就这么喊是潘金莲嫉妒的主要对象。张竹坡《第一奇书》六十五回评语说:就这么喊“如耍狮子必抛一球,射箭必立一的,欲写金莲而不写一与之争宠之人,将何以写金莲?故蕙莲、瓶儿、如意,皆欲写金莲之球、之的也。”从人物形象塑造角度说,没有李瓶儿,就没有潘金莲。作者是在与瓶儿对立争宠的斗争中为潘金莲立传的。当然,李瓶儿形象有其自身存在的价值。《金瓶梅》崇祯本评语很准确地指出李瓶儿的性格特点:愚、浅、醇厚、情深。瓶儿在作者笔下,有和潘金莲一样强烈的情欲,按着传统道德观念衡量,她也有淫荡的行为,是不贞洁的女人。因为作者具体真实地刻画了她痴爱、情深的性格,虽淫但不是淫妇,虽有缺陷但不丑恶不引人憎嫌。作者塑造李瓶儿形象的开拓意义,在冲破传统道德观念上不如潘金莲形象来得猛烈、彻底,但在突破传统的美学观念上,在改变人物性格好就是绝对的好,坏就是绝对坏的单一化上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李瓶儿先在大名府梁中书家为妾。梁中书是东京蔡太师女婿。夫人性甚嫉妒,婢妾打死者多埋在后花园中。这时李瓶儿是在惊恐不安中度过少女时代的。梁中书家遇难,梁中书与夫人逃生。李瓶儿与养娘走上东京投亲,嫁给花太监的侄儿花子虚为妻。花太监有病,告老还家,回到清河县。花太监死后,一份家财都给了李瓶儿与花子虚。在花家,李瓶儿曾是花太监的玩物,花子虚对她没有真情。花家与西门庆隔墙而居,花子虚是西门庆会中的十弟兄之一。李瓶儿托请西门庆帮助教育花子虚。西门庆表面热情答允,背后让浮浪子弟勾引花子虚

石玲据丁耀亢《访查伊璜于东山不遇》诗等资料,一声,是怕有问,我证出“西湖钓史书于东山云居”之东山云居为查继佐住所,一声,是怕有问,我西湖钓史为查继佐的别号(《〈续金瓶梅〉的作期及其他》)。查继佐(1601-1676),字伊璜,号东山,晚号钓史。因居杭州西湖附近,自号“湖上钓史”、“西湖钓史”,与丁耀亢早有交往。他为丁耀亢《续金瓶梅》写序在顺治十七年,正是丁耀亢赴惠安任途中滞留杭州写成续书之时。查继佐肯定小说,对小说有一定研究,他会关心丁耀亢的创作过程,创作意图的,对丁耀亢的续书是完全了解的。第四,《续金瓶梅》是一部带有杂文性质的长篇小说,有大量的抽象议论。他像对待学术着作那样,把《续金瓶梅》借用书目列在卷前,共五十九目,包括经史子集,词曲小说,《艳异编》、《水浒传》、《西游记》、《平妖传》均列其中,如果丁耀亢写《续金瓶梅》借用了《玉娇丽》,也会列入借用书目。但借用书目中并未列有《玉娇丽》。序、凡例,正文六十四回中,也无一处提到《玉娇丽》。据以上分析,笔者认为想从《续金瓶梅》探求《玉娇丽》的内容,恐怕是达不到目的的。我们应该相信谢肇淛所云,《玉娇丽》是摹仿《金瓶梅》的。因此,即使《玉娇丽》作者探求到,也未必能解决《金瓶梅》作者之谜。不知道《玉娇丽》是否尚存人间?何时何地能发现?谁能发现?不然,关于《玉娇丽》的作者、内容仍然是中国小说史上的一个不解之谜。时没做贼,我难堪,提谁知道你就来了。”一面替他接了衣服,我难堪,提说道:“你今日送殡来家早。”西门庆道:“今日斋堂里都是内相、同官 ,一来天气暄热,我不耐烦,先来家。”玉楼问道:“他大娘怎的还不来家?”西门庆道:“他的轿子也待进城,我使回两个小厮接去了。”一面脱了衣服坐下,因问:“你两个下棋,赌些什么?”金莲道:“俺两个自恁下一盘耍子,平白赌什么!”西门庆道:“等我和你们下一盘,那个输了,拿出一两银子做东道。”金莲道:“俺每并没银子。”西门庆道:“你没银子,拿簪子问我手里当,也是一般。”于是摆下棋子,三人下了一盘,潘金莲输了。西门庆才数子儿,被妇人把棋子扑撒乱了,一直走到瑞香花下,倚着湖山,推掐花儿。西门庆寻到那里,说道:“好小油嘴儿,你输了棋子,却躲在这里。”那妇人见西门庆来,昵笑不止,说道:“怪行货子,孟三输了,你不敢禁他,却来缠我!”将手中花撮成瓣儿,洒西门庆一身。西门庆走向前,双关抱住,按在湖山畔,就口吐丁香,舌融甜唾,戏谑做一处。不防玉楼走到跟前叫道:“六姐,他大娘来家了,咱后边去来!”这妇人方才撇了西门庆,说道:“哥儿,我回来和你答话。”同玉楼到后边,与月娘道了万福。月娘问:“你每笑甚么?”玉楼道:“六姐今日和他爹下棋,输了一两银子,到明日整治东道,请姐姐耍子。”月娘笑了。金莲当下在月娘面前,只打了个照面儿,就走来前边陪伴西门庆。分付春梅房中薰下香,预备澡盆浴汤,准备晚间两个效鱼水之欢。看官听说,家中虽是吴月娘大娘子,在正房居住,常有疾病,不管家事,只是人情看往,出门走动。出入银钱,都在唱的李娇儿手里。孙双关抱住,按在湖山畔,戏谑做一处。①时没做贼:此时没做偷偷摸摸的事。②内相、同官:内相即太监。同官指同在一处任职的官。③小油嘴儿:此处为昵称。

事实上,醒我吧我连她着实亦是一个“危险分子”:醒我吧我连与西门庆勾搭成奸,和他人分宠;向西门庆探询他人的秘密,直接威胁他人的地位;收主人的钱物,恃宠放娇,摇摆人前,了无顾忌。这样,时间不长,即开罪于上下,以至于在“来旺案件”中多有所难,最后绝望自杀。宋惠莲是“金瓶梅世界”中第一个自杀身死的女性,为争宠而被潘金莲设计害死。兰陵笑笑生设置这一具有独异性的人物形象是有其独特的艺术思考的。从生存形态与特定时代的现实社会关系而言,宋惠莲这一仆妇形象的设置,有利于表现世俗家庭生活形态。从文本形象体系建构方面来看,仆妇形象这一社会角色设置,使仆妇参于诸人物关系,有利于人物形象塑造。从情节开展来说,对仆妇的生存激情、欲望及其现实外化的表现,有利于情节的丰富。从文本意识结构展示而言,对仆妇于人物关系网络中现实行为的表现,有利于小说意识结构的多方面开掘。由于宋惠莲的出现,增添了“金瓶梅世界”的新矛盾,激化了现实的矛盾,又预示了矛盾的发展趋向。兰陵笑笑生的原意也许是想把宋惠莲这一人物形象当作一个过场性、过渡性、陪衬式的人物。但由于这一人物形象在“金瓶梅世界”中的特殊位置与她有声有色的表演,而获得自身独特性的意义。在宋惠莲故事中,兰陵笑笑生真实地表现了人的生存形态及阶级压迫的现实。宋惠莲作为一个过场性人物,使小说得以表现更广阔的世俗生活场景:荡秋千、烧猪头肉、仆妇间的争吵。作为一个过渡性人物,其艺术功能在于穿插,在于预示,在于表现生活的复杂。在宋惠莲故事中,李瓶儿始终未发一言,而惠莲云:“只当中了人的拖刀之计”,却与瓶儿见官哥被惊吓时所言一样。在作者的设置中,惠莲是瓶儿的前车之鉴。宋惠莲这一人物形象,人们普遍认为是作者为写西门庆的纵欲,潘金莲的嫉妒、狠毒、机谋而设置的。这是就惠莲作为一个陪衬人物而言的。张竹坡在《第一奇书金瓶梅》第二十六回回前评语中说:“有写此一人,本意不在此人者,如宋惠莲等是也。本意止谓要写金莲之恶,要写金莲之妒瓶儿,却恐笔势迫促,使间架不宽敞,文法不尽致,不能成此一部大书,故于此先写一宋惠莲,为金莲预彰其恶,小试其道,以为瓶儿前车也。然而惠莲不死,不足以见金莲也。”竹坡从创作论角度论述了惠莲这一女性形象的类型品格。总之,宋惠莲这一人物形象的设置及其故事的展示是有独特意义的。说明“金瓶梅世界”是一个惨无人道、人欲横流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生存所需要的不是贞节、德行,而需要的却是权谋、无耻、狠毒。缺乏狠毒的宋惠莲以及其后的李瓶儿之死,在这样的世界中是必然的。在这里,作者批判的矛头是明显地指向他所生活于其中的现实社会的。宋惠莲的性格构成正确理解和把握宋惠莲的性格构成,书桌我没对于理解与认识“金瓶梅世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个人即是一个现实存在,书桌我没环境制约影响着个体,个体又以自身的行为反过来影响环境。在文学创作中,人物并不是作家笔下的玩偶,人物作为现实个体,其一出现并开始与他人之间进行心灵的交流、碰撞,开始与他人之间发生现实的行为关系,人物就由此而获得了自我性格发展的基点,获得了自我性格演变的逻辑,获得了自我的生命。这就是环境与人物、人物性格演变的辩证法。兰陵笑笑生作为一个现实主义小说家,在文本设置上,他给予宋惠莲以一个过场性、陪衬式人物的地位,以致于使宋惠莲的现实行为、性格展示在文本中相应地仅占很小的篇幅。但兰陵笑笑生毕竟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他仍让宋惠莲在靡乱阴暗、卑劣庸俗的“金瓶梅世界”中走完了一段她理应走完的人生之路,从而使她的性格亦由此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展示和表现。她的特异的生,出人意料的死,皆能引起人们的沉思,引起人们对她的性格之谜加以探讨的兴趣。宋惠莲步入了西门家庭,成了“金瓶梅世界”的一分子。现实的诱惑与刺激膨胀了她的欲望和渴求,自我的人生境况又使惠莲自惭形秽,但同时又认为自己的姿色并不逊色于西门诸妻妾,一旦有头面衣物打扮,自己亦能与她们相较。然而自己毕竟是奴仆之妻,地位、经济方面均不能与主子妻妾相较。这样,惠莲心灵之中自然会存有一种自卑之感。在这里,社会风气、心理定势便在宋惠莲身上起了作用。在蔡通判家里其就曾与大妇作弊偷人,嫁于蒋聪又通奸于来旺,光野汉子就有一拿小米儿。社会上的淫靡之风、享乐意识对她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并且她于自己的浮浪行为中亦尝到了一定的甜头。在宋惠莲的意识中,有色,能与主人私通,即能获得自己在物质和精神上的满足。这样,她一方面承受着西门庆的纵欲,另一方面又向西门庆索要银两物件,打扮自己。可以说,宋惠莲这一人物身上充溢着一种浓厚的享乐色彩。然而,她又毕竟在“来旺案件”后满怀着绝望之情走上了生命的绝境。纵欲享乐与自缢死亡这是生命的两极,是生存的两端,在表面上相矛盾,不相容的背后却又是潜隐着性格和意识发展的必然性。宋惠莲最后选择了死是合于她的性格发展逻辑的。在“来旺案件”之前,文本主要展示与表现的是宋惠莲性格构成中的虚荣享乐、轻浮淫荡、佻达浅露、鲁莽乏智、缺乏身份感而又自信争强的性格特征,当然在她的诸种行为中又包含着那么多的自羞与自卑。宋惠莲的确是轻浮淫荡的。在蔡通判家与大妇作弊偷人,嫁给蒋聪后又通奸于来旺,而嫁于来旺进入西门庆家庭生活圈以后,她虽然是一个被动者,但却是一勾引即上,为的是一匹翠蓝兼四季团花喜相逢缎子,为的是“头面衣服随你拣着用”。这里不仅表现了她的轻浮淫荡,也同时表现了她的虚荣、追求享乐的性格特征,“惠莲自从和西门庆私通之后,背地与他衣服首饰、香茶之类不算,只银子,成两家带着身边,在门首买花翠胭脂,渐渐显露打扮的比往日不同。”应该指出的是,宋惠莲与西门庆私通的目的就是为钱财,“为叨贴计耳”(《第一奇书金瓶梅》二十六回回前评)。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2676s , 8143.4218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妈妈!"憾憾还没有进屋,就这么喊了一声,是怕我难堪,提醒我吧?我连忙离开她的书桌。我没有告诉她我是否看过了信。她什么也没有问,我什么也没说。 在古典小说中是一种创造,天一论坛?? sitemap

Top